来自 皇冠体育网上娱乐 2019-12-14 20:13 的文章

恒大研究院:逆周期调节托底 激发新的经济增长点仍靠改革

原标题:评论丨逆周期调节托底,激发新的经济增长点仍靠改革

摘要

近期宏观经济研究界开展了宏观形势和应对策略的大讨论,对于经济下行是各方的基本共识,分歧主要集中在经济下行的幅度和速度、下行原因是外部还是内部、应强化逆周期调节还是任由经济下滑。

  近期宏观经济研究界开展了宏观形势和应对策略的大讨论,对于经济下行是各方的基本共识,分歧主要集中在经济下行的幅度和速度、下行原因是外部还是内部、应强化逆周期调节还是任由经济下滑。

  12月6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2020年经济工作思路:全面做好“六稳”工作,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在当前的内外部复杂形势下,如何研判未来经济走势,应该如何做好六稳工作?我们有几个基本判断:第一,当前经济形势严峻,虽然有人口老龄化加快、环境污染成本上升等长期因素导致的潜在增长率下行的影响,但也要注意到预期恶化一旦形成,经济下行可能加速下行,因此政策必须出手稳增长。第二,不能把正常的逆周期调节等同于大水漫灌,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正常使用并不必然会导致经济结构的扭曲,尤其是财政政策具有明显的结构性作用。第三,逆周期调节只是短期托底,激发新的经济增长点仍靠改革,靠改革开放释放市场活力,建立激励机制激发民营企业家和地方政府的积极性。

  一、当前内外部形势复杂严峻,消费、投资、出口三驾马车疲软,经济下行压力大。

  前三季度中国GDP增速分别为6.4%、6.2%和6.0%,基本上逐季下行,创1992年GDP季度核算以来新低。

  首先,消费受居民收入增速放缓和高杠杆率抑制,2019年10月社零增速创2003年以来新低。经济增速逐年下行,居民收入增速放缓,预算约束收紧,消费谨慎;居民部门杠杆率较高,债务负担和利息支出压力较大,同时消费性贷款增速放缓,超前消费受到抑制。

  其次,投资不振,基建反弹弱,制造业投资低迷,房地产投资缓慢下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自2009年高位之后连年下滑,2019年1-10月累计同比下滑5.2%;资本形成总额对GDP的拉动由最高的8个百分点降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1.2个百分点。第一,基建投资反弹力度弱,受地方政府财力不足和严控隐性债务制约。第二,制造业投资2019年1-10月累计同比仅增长2.6%,受出口下行、利润下滑、中长期贷款占比偏低影响。工业企业利润增速自2017年以来持续下行,PPI转负通缩,一些企业没有新增投资、扩大产能的动力;企业中长期贷款占比仍偏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第三,房地产投资是2019年经济的重要支撑,融资和监管政策收紧、销售降温、土地购置负增长,未来将缓慢下行。2019年1-10月房地产投资增速仍然保持在10%以上,但随着房地产销售增速持续下滑,棚改货币化逐步退出,房地产融资政策收紧,在“房住不炒”、“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工具”的背景下,房企拿地更加谨慎,预计未来房地产投资增速将回落。

  中国经济面临通缩而不是通胀,当前CPI高企主要是结构性通胀而非经济过热导致的全面通胀,核心CPI稳定,PPI为负。猪肉价格快速上涨主要受环保限养一刀切和非洲猪瘟等供给侧冲击影响,应剔除猪肉价格剧烈波动对通胀带来的干扰。随着工业品价格快速下跌,一些企业实际利率持续上升,不利于营业收入和盈利状况,投资支出减少,总需求下滑,形成“债务-通缩”循环,进一步加大经济下行压力。

  当前经济下行有外部和周期性因素,但主要是内部和结构性因素,短期经济的主要矛盾是总需求不足,长期经济的主要矛盾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仍需推进,未来的关键是,短期强化逆周期调节,长期深化改革开放,提升市场资源配置效率,提振微观主体信心。

  二、财政、货币、汇率三大政策工具协调发力做好逆周期调节,财政优于货币,货币优于汇率,以六大改革为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