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皇冠体育网上娱乐 2019-12-14 16:30 的文章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GDP增长是否“保6”不是关键

原标题: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GDP增长是否“保6”不是关键

摘要

彭文生认为,GDP是工业经济时代的产物,就当前来讲,争论GDP增长是否应该“保6”意义不大,数字经济时代传统的GDP的重要性下降,我们更应该关注就业、教育、医疗保障、研发投入等直接反映民生和经济发展潜力的指标。

  12月10日,在光大证券主题为“新经济、新平衡”的2020年度策略会上,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彭文生作了主题为“下个十年:数字经济”的公开演讲,他认为,中美两国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领先者,但两者有很大不同。美国发生的是资本偏向型数字经济,中国是劳动偏向型数字经济,反映了两国在人口规模和密度以及劳动力成本方面的差异。

  彭文生认为,GDP工业经济时代的产物,就当前来讲,争论GDP增长是否应该“保6”意义不大,数字经济时代传统的GDP的重要性下降,我们更应该关注就业、教育、医疗保障、研发投入等直接反映民生和经济发展潜力的指标。

  以下为彭文生演讲主要观点:

  1、GDP增长是否“保6”不是关键

  数字经济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但现阶段在中国资本与劳动力之间的替代弹性比美国要低,劳动生产率提升不仅靠传统的有形资本深化(机器替代人),更重要的是无形资产比如平台模式提高劳动力的产出效率。

  数字经济的另一个含义是GDP作为衡量经济增长的指标的准确性下降,无形资产投资(理论上讲是投资的一部分)的重要性上升,但其统计和估算还没有形成体系和规范。GDP是工业经济时代的产物,在数字经济时代需要建立新的指标体系。就当前来讲,争论GDP增长是否应该“保6”意义不大,数字经济时代传统的GDP的重要性下降,我们更应该关注就业、教育、医疗保障、研发投入等直接反映民生和经济发展潜力的指标。

  2、中国利率降到零不会那么快

  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速度快,加上债务和贫富差距问题,一个自然的担心是中国会不会步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后尘,低通胀伴随低利率,甚至进入零利率时代,这个速度有多快。数字经济在中国偏向劳动,在美国偏向资本,中国的供给过剩问题应该比美国要轻,CPI通胀不会像单纯从人口、金融周期角度判断的下降那么快。从过去几年看,中国的劳动报酬占比上升伴随着CPI/PPI上升,美国的劳动报酬占比下降,伴随的是CPI相对价格下降。这也体现在中国的收入差距缩小、财富差距扩大,创新带来部分资本回报上升和劳动者收入上升,而美国的收入差距和财富差距同时扩大。

  3、宏观政策需要: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

  从宏观经济政策来讲,要把逆周期调控和经济结构调整结合起来看。经济周期性下行阶段,逆周期调控可以体现为“松货币、宽信用、宽财政”;金融周期下半场,则体现为“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要改善金融结构,则需要紧缩间接融资,发展直接融资,还需要宽财政的配合。因为创新资金来源有两个,一是直接融资,二是财政投资,前者是商业化的投资,后者是公共品的投资。当前宏观金融环境的大方向,紧信用、宽财政、货币相对中性,在数字经济时代也同样适用。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380)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